243.下手不容情,谁也无法挡(4更)

小说:我夺舍了魔皇 作者:八月飞鹰
    陈洛阳的话,让圆嗔险些一口血喷出来。

    他们两个,居然想到一起去了…………

    天可怜见,圆嗔方才也是打的这个主意。

    虽然这种渡化有很大隐患注定无法持久,但应付接下来的局面正合适。

    哪曾想,陈洛阳居然跟他想得是相同的主意。

    但讽刺的是,陈洛阳胜了,但手头没有完整版的魔渡众生,无法渡化他圆嗔,结果只能把他打死了事。

    他圆嗔有完整版的魔渡众生,可问题是,他没打过陈洛阳…………

    而此刻,他就要死在陈洛阳那残篇如来魔掌之下了。

    这对圆嗔来说,简直奇耻大辱。

    死在佛门正宗手里,都比死在这样的掌法下要好!

    可惜重伤之下,这黑衣老僧生死已经由不得他自己。

    陈洛阳手掌向下拍落。

    但这时,远方一道血光闪现。

    “手下留人!”迢迢血河,横贯天际,来到陈洛阳面前,出手者,正是那个血河剑客。

    他一直在盯着陈洛阳。

    如果陈洛阳不动手击杀圆嗔,那么他也不像当这个出头鸟。

    但现在,留下圆嗔一命,则可能钓出燕明空。

    所以这血河剑客,这时果断出手了。

    但陈洛阳手掌并没有停,而是继续向下拍落,打在圆嗔的头顶。

    那血河剑客勃然大怒。

    剑光所化之滔滔血河,从虚空里,向陈洛阳倒卷而下。

    陈洛阳头顶上方现出蚩尤相,然后蚩尤从上空九支神兵里取下一支长戟和一柄大刀。

    刀戟一纵一横,将血河撕裂。

    但血河不仅没有溃散,反而还把刀戟染上一片血色。

    过了一招之后,陈洛阳心里大致有了底。

    对方的血河看似气势恢宏,剑术其实是走精细入微的路数。

    那条浩大的血河,准确说来并不是一道剑光。

    而是成千上万,甚至数以百万、千万、亿万计的无数道血色的剑光汇聚而成。

    每一滴河水,便等同于一道剑光。

    难以计数的剑光汇聚成为一体,最终形成仿佛长河一般的匹练。

    而在这长河中,每滴河水,都仿佛有自己的生命,有自己的规律,有自己的节奏,甚至像是有自己的思想。

    刀戟染上一片血色,便是源于这难以计数的剑光,不停冲击刀戟,残存仿佛血迹一般的光辉,并久久不散。

    血河落下,就仿佛无数水滴化为洪流,铺天盖地的同时,内里别有乾坤。

    陈洛阳见状,头顶蚩尤相消失,祝融相取而代之。

    炽热的烈焰升腾而起,并快速弥漫天际。

    高大的火焰神祇屹立在半空中,全身上下的火舌一起翻滚。

    从天而降,血色剑光所化的洪流,同烈火展开激烈的对抗。

    “血滴”不停被蒸发泯灭,多到无法计数。

    血色的长河,以肉眼清晰可见的速度,飞快消亡。

    不过,漫天火焰,甚至包括祝融相身上,也都被染上一层血色。

    周围近千里方圆,眼下已经没有了平民百姓,充其量还有一些魔教弟子停留。

    他们这时都感觉到极度的焦虑和烦躁,恨不得大开杀戒。

    除了陈洛阳先前的蚩尤相以外,这些人都是受到血河剑意的影响。

    血河剑意之邪厉霸道,着实世间少有,其血腥戾气,让所有靠近的生灵,都会感到严重不适。

    陈洛阳同样感到心旌有一瞬间的动摇。

    不过饱经“蚩尤”锻炼的他,对这方面的负面情绪,有很强的控制力,远不至于被血河剑意所侵染的程度。

    再加上祝融相出手,将血色的剑光焚烧去大半,眼下的情况,陈洛阳还大可以支撑。

    他的手掌继续打落,当场将圆嗔大师击杀!

    继不空之后,又一位魔佛一脉的传人被陈洛阳杀死。

    并且,还不是第十三境真形境,而是第十四境出神境的层次。

    圆嗔和不空师徒二人尽皆身死,为这次魔佛一脉来到神州浩土的历程,划下句号。

    这个句号是否完美,那就见仁见智了。

    上方血河里,那个有些尖细的声音,此刻陷入沉默。

    人死了,他反而没心思说话了。

    他现在只想击杀下方的陈洛阳!

    另一边,屠山夷脚下步子动了动,似乎是准备出手。

    但在他旁边,那熊熊光明煌升腾起来,阻拦屠山夷的脚步。

    屠山夷冷笑过程中不断逼近。

    金光烈焰似乎不敌屠山夷靠近的脚步。

    但是受此影响,屠山夷也被暂时阻拦,无法第一时间赶往陈洛阳那边。

    星光笼罩下的天河剑客,站在原地默然不语。

    血河一脉传人击杀古神教一脉传人,并且是一个可能同幽冥剑术有关的人,这对天河剑客来说,乐见其成。

    他本就是因为幽冥剑术的缘故,所以才来这神州浩土。

    如果陈洛阳真的同幽冥剑术有关,那不用血河剑客出手,他头一个就要跟陈洛阳好好说道一番。

    只不过此前陈洛阳还一直没有展现出同幽冥剑术的关系。

    所以这个天河传人,此刻稳坐钓鱼台,静观其变。

    而另外一边佛光笼罩下,小西天众人面面相觑。

    那仿佛怒目金刚一样的大和尚出声说道:“师兄?”

    衍慧大师轻声道:“待佛子离开后再说。”

    大家一起点头,然后回身看向那七彩宝幢。

    宝幢周围闪动光辉,然后从中传出阵阵梵音。

    梵音声中,这七彩宝幢上,赫然升起道道琉璃佛光,冲天而起,直通云霄。

    这道琉璃佛光,穿透了小西天众人撑起的佛光结界,穿透了神州浩土,仿佛也穿透了滚滚红尘,直向更遥远的所在而去。

    然后就在这道佛光内,七彩宝幢,以及宝幢下的人影,开始渐渐变淡,仿佛由实体变作虚无。

    宝幢下,传出人声:“感谢诸位师兄盛情,这几天来,叨扰了。”

    衍慧大师等人,一起向行将消失的宝幢合十为礼:“师兄言重了,请代吾辈小西天,向天佛问好。”

    “各位师兄保重。”宝幢渐渐消失。

    而衍慧大师等人这时再彼此对视一眼,都点点头:“该动手了。”

    可是就在他们恭送那红尘外佛子离去的时候,另外一边的局面已经截然不同。

    陈洛阳当着那血河剑客的面,一掌拍死了圆嗔魔僧。

    不仅仅断绝了对方意图通过此人做饵钓燕明空出来的心思,同时也让这血河剑客大失颜面。

    陈洛阳不知对方心中所想,但看此人突然如此看重圆嗔,心中隐隐多了些猜测。

    不过他手底下并没有留情,仍然拍死圆嗔。

    今日一战,容不得他有半分示弱,必须一直强硬到底。

    红尘界中人,面对界下一方天地的心理优势和优越感都太强了。

    这非常不利于双方接下来打交道,包括跟红尘红神教也是一样。

    对于这一刻的他来说,越多的杀戮,就意味着接下来越强的实力。

    以战养战。

    虽然没有积累利用死气的绝学,但是杀戮,能帮他增添黑壶中的血红琼浆。

    而对于眼前这个血河剑客,在击杀圆嗔之前,他就已经心中大概有数。

    先前击杀程虎元,让黑壶内的血红琼浆积攒了不少。

    东海玉勺岛被血河一脉袭击,引发一场杀戮的浩劫。

    除了陶忘机师徒几人外,其他人如前夏朝三皇子李澄他们,全都横死当场。

    虽然修为境界最高也就武王,但数量着实不少,为黑壶内的血红琼浆再添一笔。

    之后查询汤辛明等人或事,虽然有些许消耗,但剩余的琼浆总量,仍然很可观。

    来到高原后,再击杀了第十三境的不空魔僧,又是一笔补充。

    这里尤其多加感谢程虎元先生的贡献。

    同时也要多谢黑壶这个亲手击杀,增加血红琼浆份量更多的特点。

    所以在跟圆嗔动手前,陈洛阳有把握查询这个第十四境强者的信息。

    但是他没有那么做。

    于是省下来的血红琼浆,让他可以投入到眼前这个血河剑客的身上。

    在直接一掌拍死圆嗔前,陈洛阳已经心神沟通自己脑海里的黑壶,查询对方的信息与资料。

    然后,一些有价值的信息映入眼帘。

    也让他彻底放下心,毫不客气当场拍死圆嗔。

    击杀这个第十四境的魔佛一脉高手,让他先前因为查询血河剑客而濒临枯竭的血红琼浆,再次充盈起来,可以留待对付其他敌人。

    而眼前这个血河一脉的传人…………

    “流芳散好用吗?”陈洛阳面对这个眼看着要暴走的对手,一边挥拳与之周旋,一边语气轻描淡写的问道。

    他这句话,声音没有放开,而是收成一束,送入血河般的剑光内。

    那血河剑客的动作不停。

    但剑意中的杀气,在骤然拔高一个层次后,立马快速下降,明显比先前淡了许多。

    那是一种被人窥破秘密之后下意识想要杀人灭口,但很快又恢复冷静的反应。

    滔滔血河中,仿佛有一双眼睛在注视陈洛阳,沉吟不语。

    陈洛阳继续将声音凝结成一束送出:“不必这么看着我,流芳散,我这里没有…………”

    血河剑客沉默。

    他不认为陈洛阳专门消遣他,这接下来一定有后话。

    果然,陈洛阳语气随意的说道:“药方,倒是有一张。”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