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杀你就杀你,还用跟你讲道理?(4更求订阅求月票!)

小说:我夺舍了魔皇 作者:八月飞鹰
    刀皇宇文峰看着魔皇陈洛阳离去的背影。

    身处赤龙皇辇中,他果然没有趁机发难的意思。

    就像他此刻坐视魔教攻打豫州,并不插手,只是当一个观众。

    这其中并没有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心思。

    说是观众,那就是实打实的观众,看过便走。

    或许在他的观念中,四天后那一战,才决定一切结果。

    不管冀州还是豫州,都只是暂时先寄存在魔教手里而已。

    而在陈洛阳走向禹京城的时候,刀皇宇文峰反而收回视线,也收敛自己的感知,似乎不打算观察陈洛阳接下来的动作。

    在冀州,是陈洛阳的赌局引起他的兴趣,所以他旁观陈洛阳神武魔拳出手。

    现在,就不必了。

    他当观众,是看事态走向和变化,看最终结局。

    陈洛阳出手,他不打算旁观。

    不出所料…………御空而行的陈大教主这时,心底则暗自松一口气。

    身后宇文峰没有任何异动,甚至那如芒在背的锋利刀意,都一起消退。

    陈洛阳静下心思,目光看向眼前的禹京城。

    他的靠近,立马引起交手双方同时注意。

    月光笼罩下的燕明空看了他一眼,没有收手,继续自己的动作。

    禹京城上万岁玄灵阵内,夏帝李元龙和其身旁的班鸿庆,则不由自主看向陈洛阳。

    主持阵法的班鸿庆略微分心,上方女帝燕明空就开始高歌猛进。

    夜空垂暮下,龟甲模样的巨大符阵,顿时摇摇晃晃。

    班鸿庆收敛心思,重新集中注意力主持大阵,并将自己一身武道真意融入其中。

    龟甲模样的大阵中心,出现一口四足铜鼎若隐若现。

    大阵重新稳住,夜空不再继续下降。

    但之前压下来的势头,万岁玄灵阵也没有余力再反推会去。

    黑暗的星空与月光,几乎已经压倒禹京城城头。

    夏帝李元龙,则不为所动,依然注视着陈洛阳。

    “不用看了,李元龙,夏朝上千年国祚,到你为止。”陈洛阳淡然说道:“至于你,到今天为止,旁人降者不杀,你便归降,本座亦不留了。”

    李元龙平天冠下的双目,目光渊深,仿若虚空:“当初不曾料到,不管是冥海祭礼,还是破军星魂,居然都留下了活口,这些活口还入了你魔教。

    不过陈教主现在一副向朕兴师问罪的模样,未免可笑。

    论手上血腥,你魔教才是天下魁首,朕望尘莫及。

    古往今来因你魔教而丧命的无辜者,几十上百个冥海祭礼都有了。

    正是为了避免这一切重演,朕才要未雨绸缪,早做准备。

    为了保全大多数人,为了彻底根除你们这些邪魔外道,忍痛做出一些牺牲,也别无他法。

    朕既受命于天,登临大统,便要为天下苍生计,便是苍生不解,反怪罪于朕,这份责任,朕必须背负,责无旁贷。”

    陈洛阳看着他,嘴角微微勾动,浮现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嗤笑。

    “李元龙,你唠叨大堆,却有所误会,本座方才所言,只是宣布你的结局。”

    陈洛阳漫不经心说道:“要杀你便杀你,还用跟你讲道理?”

    说罢,他便抬起一只手,然后握成拳。

    “让让。”直到此刻,陈洛阳方才冲燕明空开腔。

    燕明空双瞳中隐约有冰蓝光华闪过,同陈洛阳双目中暗金光华遥遥相映。

    她微微偏了一下脑袋,上下打量陈洛阳。

    然后,少见的没有针锋相对,而是退向一旁,观察对方。

    星空夜月徐徐褪去。

    但万岁玄灵阵的压力一点都不见减轻。

    比那条炎龙还要恐怖需度的烈火,笼罩天地,瞬间将禹京城周遭天地,全部化作火海。

    火焰熊熊燃烧下,一尊神祗,出现在禹京城上空。

    头顶苍天的同时,双脚直接就踩在那龟背模样的符阵上。

    双方接触瞬间,符阵就暴起一阵又一阵强光,然后碎裂崩塌。

    恐怖的祝融相,自南云山一战大显神威后,再次现于世人面前。

    李元龙望着那尊火焰神祇,气息微微凝重。

    先前在南云山,同女帝燕明空都有保留的情况下,双方战成平手。

    其后有消息剑帝王健归来将再战燕明空,眼看胜利在望。

    可到头来最终结果,自己有蓝光冰海相助,仍然不敌陈洛阳。

    辛苦培育长大的炎龙也反而落入敌之手,现在更是被人拿来,领到自己面前。

    一切,正始于这一式“祝融”。

    火焰神祗的双目中,隐隐有神采闪动,仿佛真正的火神降世。

    第十四境的神武魔拳之下,守护禹京上千年的万岁玄灵阵,开始湮灭。

    任凭班鸿庆如何努力,都于事无补。

    他双目圆睁,一身修为开始提升到极致。

    一尊巨大的四足铜鼎,出现在起头顶。

    鼎身之上,镌刻山河日月,呈现神州浩土亿万里大地的壮美风光。

    一股定鼎天下,不动不摇的强大力量呈现,仿佛能永镇山河。

    随着班鸿庆鼎天神诀的力量尽数发挥,这尊鼎上的山河,竟似乎延伸出去,同真正的神州大地相连。

    厚重沉雄,凝练到了极致,仿佛能承载一切重负。

    强者交锋,推山填海不在话下。

    然而却似乎无人可以动摇这整片天地,完整的江山。

    班鸿庆以自身鼎天神诀的功力,尽力催动万岁玄灵阵,希望可以将大阵稳住。

    “古老传闻看来属实,第十三境的时候,只有鼎,没有天。”

    就在这时,陈洛阳的声音传来,波澜不惊中,带着几分失望之意。

    接着,祝融相一拳砸落!

    狂暴火焰炸裂下,万岁玄灵阵瞬间崩解!

    龟背模样的符阵,被炸得粉碎。

    龟甲上,每一条纹路中,都卷起火光,仿佛化为火焰长河,然后撕裂所在区域的龟甲。

    每一个地方,都发生爆炸,无一遗漏,炸得干干净净,灰飞烟灭。

    大夏皇朝守卫都城的大阵,被陈洛阳一拳打破。

    恐怖的火焰之拳去势未休,还有继续向下的势头。

    “陛下请先走!”班鸿庆正大声疾呼之际,突然被夏帝李元龙用力一拉。

    两人脚下,竟然出现一艘双头小船。

    待两人落入船中,李元龙方才说道:“这里确实已无法坚守,魔皇这一拳,整个禹京城上上下下都无法避免,我辈唯有先行撤离,他朝再寻报仇雪恨,光复山河的机会。”

    话音未落,双头小船就骤然分裂成两截,两个船头分别朝前进的方向,各自载起夏帝李元龙和班鸿庆飞走。

    几乎就在这时,整个禹京城似乎都震动摇晃一下。

    接着,一道又一道光辉,从城中四面八方的地方亮起。

    然后,从这些光辉中,便有火光跃动。

    不仅仅是上方祝融的恐怖火力压下来,在禹京城下方,竟似乎还有第二重阵法。

    只是这个阵法,并非用来保护禹京,而是用来对付陈洛阳!

    整座禹京城,似乎都成了燃料,要在这一瞬间尽数燃烧自己,一起爆发出毁天灭地的力量,歼灭来犯之敌。

    而与此同时,则有两道白光忽然飞起,并且朝着两个方向分别飞出,难以判断哪个是班鸿庆,哪个是夏帝李元龙。

    女帝燕明空见状,目光一闪。

    “你一个,我一个。”陈洛阳淡定自若。

    下方整个城市在这一刻仿佛要炸开,势头简直像是古神峰下地火爆发一样。

    身处其上的陈洛阳和禹京城,眼看都要承受着毁灭性的力量。

    陈洛阳如果正面对抗,自己未必有事,但禹京城必然在一上一下两道力量夹击下,化为乌有。

    夏帝李元龙倒似乎打一开始,便做好最坏打算,坚决不留禹京城给敌人。

    至于城中黎民,眼下就不在考虑之列了。

    如果一切要在自己这里划下句号,那就索性来个彻底的。

    陈洛阳平静面对这一切。

    “本座说过,这城池,已经换主人了。”

    说话间,祝融相双瞳神光闪烁。

    其暴虐可怕的破坏力,这一刻竟然完全消失于无形。

    整尊祝融相大放光芒,光明耀眼夺目,同时给人以温暖的感觉。

    火,既是凶恶残暴,不易控制,充满破坏力和杀伤力的存在。

    但同时,也象征光明与温暖,驱散黑暗和蒙昧,为人带来文明的起源。

    “祝融”,一体两面,无情的破坏和文明的温暖,融于一身。

    其中变化无穷,如何运用,存乎陈洛阳心中一念。

    哪怕是同一招“祝融”,也可以诸多不同用法。

    此刻在陈洛阳掌控下,禹京城下第二座大阵的爆发,伤不到他分毫。

    同时,这其中蓄积的恐怖力量,则被祝融相疯狂吸收。

    直到最后,连个小火苗都冒不起来。

    整个禹京城在最初死一般的沉寂后,轰然乱成一锅粥。

    所有人都惶惶不可终日,绝大多数人完全无法理解,之前瞬息万变的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这时,陈洛阳的声音响起。

    “从今天起,世上再无禹京城,这里的城市只有一个…………”陈洛阳的声音,这一刻响遍着周遭天地。

    “其名为,洛阳城。”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