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八十八章,希露的危机感

    辟邪的东西,自然要能随身携带最好,戒指就很不错,轻巧便利,还节省材料。随着库巴的惨叫声渐渐平息,当他完全消停下来的时候,林铮的戒指也都做好了。亲眼看到他就在一边用火焰炼制出来一堆戒指,屋内的侍女不由瞪大了眼睛,这手段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喏!你也拿几个回去!”着,林铮便将好几个戒指拿给了德肯,虽然制作相对简单,高级的诅咒什么的是无法抵挡的,不过对于常人来,效果已经非常给力了,至少戴上这东西之后,普通的恶灵什么的是无法靠近的,以这个世界的环境来,至少几百年内都绝对是高级货!

    “另外这个!”拍掉了德肯准备戴上的戒指,林铮又亮出来一对精致的红宝石戒指,“拿去,给你结婚用的!”

    德肯一看林铮给自己准备的宝石戒指,顿时便是一阵乐呵,“你子想得还真周到啊!”着便不客气地将戒指拿到手。而后直接便将男士的戒指给戴了起来,完了再叮嘱上一句:“不过,这结婚礼物我是收下了,结婚的时候你还得出席才行!”

    “知道了!”林铮没好气地应道,这个混蛋,本来就是想用这一对戒指糊弄过去的,没想到他还是这个德行,不管了,以后结不了婚,那是这笨蛋自己的事儿!

    见德肯有戒指,布伦希尔德这就拉了下林铮的胳膊,“齐格飞,我的呢?!”

    闻言,林铮这就哭笑不得弹了下她的脑门:“你的不是早就戴在手上了?!”完,不管这丫头鼓起的脸,这就朝床头走了过去。

    这时候,库巴身上已经不再有诅咒之力散溢出来了,脸色看上去也变得红润了不少,守在旁边的公爵见状,脸上满是惊喜的笑容,谢天谢地,这么长时间了,儿子的情况终于好转了!林铮观察了一下,随即满意地点了点头,看样子应该好了!

    保险起见,林铮又拿出来一瓶子圣水朝库巴身上一洒,在确定诅咒之力被完全清除了之后,这才将手里的戒指递给了公爵,并道:“库巴少爷身上的诅咒已经完全祛除了,不过他现在的身体非常虚弱,很容易会再次受到外邪入侵,这是我特制的戒指,具有驱邪避凶的效果,你给库巴戴上一个,剩下的,可以拿给其他人,总之多一份保障总是好的!”

    “多谢齐格飞先生了!”公爵听完林铮的话,赶紧就拿了一只戒指给库巴戴上,林铮的本事他已经见识过了,既然他这戒指能辟邪,那就肯定有效果!

    见公爵给库巴戴好戒指,林铮便道:“公爵大人自己也戴上一只吧!”

    “好的,多谢先生提醒!”着,公爵便选了一只,戴到了自己右手的无名指上,而就在他戴上戒指的瞬间,一阵青烟便从他的手指上冒了出来,随之便有缕缕黑气从他身上蒸腾而起,见到这一幕,公爵眼睛都瞪大了,难道自己身上也沾染了诅咒?!

    当然沾染了诅咒,他可是库巴的至亲,要是连他都没有沾上诅咒的话,林铮就能放宽心了去找耶梦加得了!不过,感染性诅咒这种事儿,还是不要传出去的好,免得引起沃斯海姆不必要的动荡。于是林铮便一本正经地道:“我了,这种戒指可以驱邪避凶,公爵大人近来为了库巴少爷奔波劳累,难免就会有有些外邪入侵,积累久了,人就容易生病,刚才那些东西,就是侵入公爵大人体内的外邪了,现在,公爵大人是不是感觉身体轻松了不少呢?”

    被林铮这么一,公爵也才发现,这精神的确是好了不少,身体也没有之前那么松垮的感觉,似乎一下子年轻了好几岁,这么看来,齐格飞先生送的这个戒指,可是了不起的宝贝啊!能将这种东西随手拿出来一大把的人,岂能是普通的冒险者,如此看来,自己还是严重地低估了这个齐格飞先生的能力,当下连忙道:“能蒙先生赠与如此宝物,在下深感荣幸!”

    这一层层递进的态度,让林铮都有些不适应,从这儿就可以看出,其实这公爵大人还是挺势利眼的!算了,至少人家现在对自己可是客客气气的,也就犯不着抓着人家的缺点不放,回过神来,林铮便道:“公爵大人不比如此客气,只是一些玩意儿而已,算不了什么宝物!”

    着林铮便望了下库巴,“现在库巴爷的身体才刚复原,精气神都还处于虚弱的状态,需要好好地休息一阵,我们还是不要在这里打扰他休息了!”

    公爵对林铮的建议那是从善如流,不要打扰库巴,那就立刻离开,眼看暮色已经渐浓,一顿丰盛的晚餐自然是不能缺少的!布伦希尔德对公爵府的美食还是挺满意的,酒席一开,她就开始大快朵颐,将应酬的事情,完全交给了林铮和德肯。总的来,公爵作为一个顶尖的贵族,谈吐修养方面还是非常出色的,话这种艺术,在他这里得到了很好的体现,就连觉得他有些势利眼的林铮,都和他在酒席上相谈甚欢!

    而就在公爵府中宾主尽欢地享受盛宴时,那个准备敲诈林铮他们的猥琐男,却依然不死心地在大街上等着,不时地朝自己的肉上一拍,立刻就是一滩血迹,入夜了,蚊子也出来找猎物了!该死的!猥琐男骂骂咧咧地盯着公爵府,那几个家伙怎么还没有被扔出来,难道他们的骗术真的那么高明,连公爵府都给糊弄了?!这特么不可能!

    猥琐男几次想要离开,然而六个金币的诱惑,却让他不死心地继续等了下去,这一等,出麻烦了!猛然间,猥琐男眼皮一跳,他看到巡城的守卫了!糟糕!宵禁的时间到了!惊觉的猥琐男大骂一声便要转身离开,结果一回头,几个面相凶恶的守卫便拦在了他面前。

    “子!你鬼鬼祟祟地盯着公爵府干嘛?!”

    “没!我什么都没干!”猥琐男苍白地辩解着。

    但这种解释如何能让守卫信服,“一看你这模样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宵禁时间竟然还在大街上鬼鬼祟祟,拿下,给我带回去!”

    “长官,我冤枉啊!”

    “坏蛋都这么,带走!”

    守卫没有任何留情,干脆地将猥琐男给带走了,下一刻,酒席上的林铮脑海中便响起了巽的笑声,正好奇着,便听巽道:“那个准备敲诈我们的家伙,被巡城的守卫给抓走了!”

    林铮听得一阵哭笑不得,“你无不无聊啊!还盯着那家伙呢?!”

    “当然!那家伙那么讨厌!”

    “所以,那些守卫不会是你给引过去的吧?!”

    “你猜呢?!嘿嘿!”

    这丫头!还真是心眼呢!听着巽的回答,林铮便忍不住一笑,结果正好便给公爵看到,当下公爵便问道:“先生可是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

    “哦!只是想起了之前来这里时遇到的一个人而已!”

    “莫非是各位的朋友?”

    这一到那个家伙,德肯也笑了出来:“不是!那家伙是个准备敲竹杠的!这些日子以来,冬狮城不是来了很多医生?因为人太多了,旅馆处处爆满,我们找了几家旅馆,全都住不下,然后那家伙就跑了出来准备给我们提供住处,一张口就是一个金币,还是一个人的,齐格飞懒得和那家伙纠缠,就带着我们朝这边过来了,只不过没有想到,这里就是公爵府,我估计,那家伙现在还在外面,等着我们被扔出去呢!”

    公爵听完便凑趣地大笑了起来,“这世上总是少不了投机倒把的人,那人如此贪婪,想必赚不到你们这笔房钱是不会甘心的,只是宵禁已到,看样子他要倒霉了!”

    “谁要倒霉呢?”一阵充满喜悦的声音忽然响起,林铮他们循声望去,便看到了公爵夫人优雅地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此时的公爵夫人已经换上了一袭紫色的礼服,修身的礼服使得她看上去本就修长的身姿显得更加高挑,充满笑容的脸蛋看上去依然犹如婴儿般细腻,配上一头微卷的长发,显得格外的优雅明媚,一点看不出来已经有库巴那么大一个儿子,难怪那个庸医会对她起色心呢!

    看到夫人过来,公爵这就淡笑着起身,牵住了公爵夫人的手,将她拉到了酒席前,并笑道:“只是在一个街上的无赖而已,今天可是大喜的日子,我可不会乱话!”完了便望向林铮他们,“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夫人,海伦娜!”

    “您好夫人,很高兴认识您!”林铮和德肯相继问候了一声,满嘴食物的布伦希尔德也准备问候一声,却给林铮伸手拍了下脑袋,先把东西咽下去再!

    海伦娜看得便是一笑,而后便听公爵介绍道:“这是希露姐,这是伟大的屠龙英雄德肯先生,而这一位,便是替库巴解除了剧毒和诅咒的齐格飞先生!”

    公爵一介绍到林铮,夫人海伦娜立刻便露出了激动的表情,并感激地向林铮弯腰致礼,“多谢齐格飞先生对库巴出手相救,您的大恩大德,海伦娜必将铭记一生!”

    这戏码果然就少不了,想到明天还有一个库巴,林铮便不由暗自叹气,随即公式化地道:“夫人客气了,这点儿事儿算不了什么,实不相瞒,我们也是有事需要库巴少爷帮忙,不会眼睁睁看着他出事的!”

    “不管先生怎么,您始终是库巴的救命恩人,是我们整个公爵府的恩人!”海伦娜抬起头来笑道,“至于让库巴帮忙的事情,这个我替他答应下了,不管什么事情,库巴都会竭力相助各位的!”

    有公爵夫人这番话,林铮心底就踏实多了!从库巴这八年来的行动来看,这子的嘴巴可不是一般的严实,虽然自己救了他,但这子会不会把和耶梦加得相关的情报出来,还真不准,毕竟这子很可能准备亲自去讨伐耶梦加得呢!不管怎么样,等明天那子醒过来就知道了。另外,还有那献祭诅咒——在没有弄清楚这玩意儿的根源之前,林铮都不想去见耶梦加得,天知道那家伙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就在林铮琢磨着诅咒的时候,布伦希尔德洗完澡从浴室里面出来了,看着在发呆的林铮,布伦希尔德的脸便鼓了起来,“齐格飞!”

    “干嘛呢?!”

    见林铮回过神来,布伦希尔德飞快地蹦到了他身边坐下,而后盯着他道:“你是不是看上那个夫人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啊?!”林铮听得一阵哭笑不得,这就没好气地撞了下她的脑袋,“谁有心思惦记别人的老婆,再了,我家媳妇儿哪个不比她好看!”

    布伦希尔德搓了搓脑门,却是嘿嘿地傻笑了起来,显得很是开心,在林铮宠溺的目光下,伸手便搂住了林铮的胳膊,撒娇了一阵之后,忽然便道:“呐——齐格飞!我也嫁给你好不好!”

    “不太好吧!你知道的,我家里老婆多,你又喜欢吃醋,万一打起来就不好了!”林铮好笑地看着布伦希尔德,这丫头,莫名其妙的有危机感起来了?!

    “谁我喜欢吃醋了?!”

    “你刚才不就吃醋了?!”

    “我是不喜欢你惦记别人的老婆!”布伦希尔德得理直气壮,完了便对林铮≈ap;nbp;一阵嬉皮笑脸,“不过现在好了!”

    “谁的?!”林铮忍着笑道,“我就惦记人家了,你看看人家身材多棒,比你强多了!”

    可惜笨蛋也有聪明的时候,已经看穿了林铮的布伦希尔德露出得意的笑脸,“嘿嘿!那你去找人家啊!我看那个公爵也不会有什么意见的!”

    这死丫头!

    林铮好笑地将人抱到了怀里,“先好了,要是嫁过来了,我可就不许你反悔了,离婚无效!就算你拿刀子捅我,也别想让我放你走!”

    “恩!”布伦希尔德开心地点了点头,而后便将手一伸,“拉钩!”

    好吧!虽然有点儿傻,不过和笨蛋在一起嘛,傻一点儿也是应该的!当下便勾住了那巧的手指,两人同时喊道:“拉钩上吊,一辈子,不许变!”默契地喊完之后,两人便笑嘻嘻地对视了一眼,“再盖个章!”

    ……

    第二天,德肯看到林铮两个出现,脸上不由得露出了纳闷之色,这两口子怎么一夜之间感觉好像一下亲密了不少呢?

    看到他那模样,林铮便拉着布伦希尔德主动上前,笑道:“杵在这儿干嘛呢?走了!”

    “走?”德肯一脸的茫然,“上哪儿?”

    “找库巴去!问清楚了情报,我们等下就出发了!”布伦希尔德的情况已经完全稳定了下来,林铮现在迫切地想要带她冲出这个世界!但在目前的世界环境下,想要冲出去,可不是随便什么地方都能办到的,突围的关键所在,便成了林铮和布伦希尔德相遇时所的目标,所以林铮现在真的很想抽上自己一嘴巴,什么鬼话不好,偏偏要去讨伐耶梦加得,这下好了,扯着蛋了!

    带着布伦希尔德和德肯,三人轻车熟路地来到了库巴的房间门口。门是打开的,外面依然站着两名侍女,屋内传来了海伦娜絮絮叨叨的关切声,虽然声音很好听,不过估计库巴现在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年轻人最怕自己的父母长辈而在耳边个没完了,至少林铮自己,就是这样!

    进了屋内一看,果不其然吧!海伦娜个没完,而库巴只是目光呆滞地机械性回答着,看到林铮他们进来,库巴眼中立刻便闪现起了激动的光芒,他知道,自己终于可以摆脱母亲在耳边的唠叨了!

    “齐格飞先生!”

    听到库巴的声音,海伦娜的絮叨立刻便停了下来,回头看到林铮三人,脸上一下便露出了热情的笑容,“齐格飞先生,德肯先生,希露姐,各位早上好!”

    “早上好夫人!”林铮微笑着冲海伦娜点了点头,因为成熟艳丽的她给了布伦希尔德莫名的危机感,逼得那丫头在昨天晚上和自己摊牌,从这点儿来,林铮还是挺感谢海伦娜的,正准备表达一下谢意,却听库巴道:“先生,听母亲,您有一些事情需要我帮忙,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呢?”

    “哦!这个啊!”闻言,林铮这就朝库巴望了过去,见得他有些期待的表情,这就笑道:“我在坊间听,你曾经见到过耶梦加得,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这话一,库巴和海伦娜的表情便愣住了,显然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林铮想要知道的事情,竟然和耶梦加得有关!

    “库巴少爷!?”

    林铮这一声追问,让库巴猛地回过神来,连忙道:“我也不敢确定所见到的是不是耶梦加得,当时我只是在海面上看到了一个会移动的岛,而奇怪的是,每一次那座岛移动,就会有巨大的海浪形成!”

    这个倒是和林铮瞎编出来的传很是符合,这时德肯问道:“那你去确认了?”

    “德肯你真笨!他要是确认了,还会不敢确定吗?!”

    听到布伦希尔德鄙视德肯的话,林铮一下便笑了出来,看了看郁闷的德肯,笑道:“看什么看,你这问题的确挺傻的!”完了便望向库巴,“那你们那支团队后来的情况是怎么回事儿?”

    “是啊儿子!”海伦娜追问道,“这么多年了,每次我问你你都不,当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恶魔!”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提起当年的经历,库巴的脸上竟然露出了惊惧之色,“我们在北方,遇到了恶魔!!”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