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零二章,目的

    萨拉托斯这一口腐蚀溶液喷洒出来,顿时这洞穴里面就清静多了,但萨拉托斯并没有觉得刚才的一击就解决了林铮,他身上的眼球不快速地转动,试图找到林铮的踪影。

    就在萨拉托斯将注意力放在四周的空中时,一道黑影却在地面上快速地蹿动,却是林铮在使用潜影术快速地朝萨拉托斯逼近,等到萨拉托斯发现林铮的时候,已经太迟了,林铮猛地从萨拉托斯的影子中冲了出来,利刃之舞·碎空!

    萨拉托斯小型的触手猛地抽向林铮,试图阻挡林铮的攻击,但碎空的破坏力太过强大,触手才接触到碎空的剑气,立刻便被撕成了碎片,旋即,林铮的一击结实地斩到了萨拉托斯身上,瞬间爆发的剑气割裂了空间,将萨拉托斯的身体撕扯出来巨大的伤口。

    林铮没敢去接触萨拉托斯飞溅出来的液体,在伤口的液体飞溅出来的瞬间,林铮踩着月步快速地向后脱离,半空中,高速移动的月步避开了萨拉托斯触手的攻击,当萨拉托斯大片的触手袭来之际,林铮猛地唤出了泰山印便撞了上去,在泰山印挡住这些触手的同时,林铮一脚便从空中践踏而下,炸裂!

    “轰——”地一声,黑中带青的火光快速地肆虐而去,瞬间便烧毁了萨拉托斯大片的触手,完了林铮纵身一跃,正要继续攻击,萨拉托斯的声音却忽然响了起来:“好了!停下吧人类!”

    林铮微微一愣,而后便发现萨拉托斯果然安静了下去,这时,四周的那些怪物尖叫着飞了过来,萨拉托斯一条触手猛地一抽,顿时便将一片怪物给抽成了碎片,而后这些怪物便老老实实地匍匐到了地面上。

    见得萨拉托斯真的没有了战斗的打算,林铮这就熄灭了萨拉托斯身上的火焰,而后说道:“我的实力如何?!”

    “也就一般般吧!算是有了和我对话的资格!”

    闻言,林铮这就撇了下嘴,这家伙,“先自我介绍一下,你可以称呼我为一平,那么,你现在是不是可以告诉我,干嘛要在这里了吧?!话说回来,你怎么说也是一个神灵吧?就不能变个样子?!我和你这样对话感觉很煎熬啊!”

    “凭什么让我迁就你而不是你来迁就我呢?你要知道,在我的眼中,你差不多也就是我这种模样!”说完,似乎发现林铮额上青筋都冒了出来,萨拉托斯话锋一转,“算了,还是别互相迁就了,我教你一种秘术吧!”

    话音一落,萨拉托斯身上便有一道红光扫了出来,当红光从林铮身上掠过之后,林铮便听到了来自体统的提示,萨拉托斯传授了他“对立的感官”,这名字太奇怪了,让林铮不由得一阵好奇,打开技能栏一看——

    对立的感官:无法升级,使用时,可将目标的感官强制反转成邪神的感官,并使目标受到持续的精神攻击,再次使用时,可将效果反转,目标死亡时,效果解除,神力消耗500,冷却时间,60秒

    我去!这招太凶残了,这是要把正常人折腾成神经病的节奏啊!不过,用这一招来恶心一下对手,貌似是个不错的主意,想到这,林铮不由得坏笑了起来。

    “你这种想法很无聊,我们研究出来这种秘术,目的是为了能和其他的种族更好的沟通,可不是用来恶作剧的!”

    听到萨拉托斯的话,林铮这就朝他瞪了过去,“知道什么叫个人不?!你再窥探我的想法,小心我发飙了!”说着,林铮便对自己使用了“对立的感官”。这技能相当的诡异,也不知道是什么原理,在对自己使用之后,林铮便感觉视野一花,等到视野恢复的时候,视野中便不再是一个腐肉的世界,竟然变成了一个梦幻般的水晶世界,让林铮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再朝萨拉托斯望去,我去,帅哥你谁啊?!

    在林铮此时的视野中,萨拉托斯虽然体型依然庞大,但已经不是那个恶心的肉块形象,而是变成了一个一头银发的大帅比,有意思的是,在林铮的视野中,萨拉托斯身上还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衫,也不知道这衣服算是萨拉托斯本体的那个部位。

    “这样倒是舒服多了!”虽然萨拉托斯的人形状态帅得让人火大,不过只要想想萨拉托斯的本体,林铮又舒坦了,“那么现在可以说了吧,萨拉托斯,你到这里来干嘛的?旧神之渊的空间壁垒应该不是那么好突破的才是!”

    “你觉得我会闲着没事跑到这里来,就给为了一群凡人制造麻烦吗?!”

    “那是准备干吗?!想办法把旧神之渊那边的族人带过来?!”

    “旧神之渊并非你们想想的那么恶劣,至少对于我们来说,旧神之渊是一个非常适合我们生存的位面,除了个别混乱好战的家伙,大多数都不愿意离开旧神之渊,就比如说我!说真的,习惯了旧神之渊后再来到这种世界,让我感觉很不好!”

    “那你……”林铮才想要问萨拉托斯为什么不离开,结果萨拉托斯便抬起了自己的脚,在他的脚上,拷着一副巨大的黑色枷锁,并有一条粗壮的锁链连接在地底。

    “谁干的?!”林铮皱起眉头问道。

    “不知道!”萨拉托斯苦笑着一阵摇头,“我在旧神之渊睡得好好的,没想到,在我没有任何警觉的时候,就被人击倒了,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外面的山林里面,然后,这个枷锁便忽然锁到了我脚上,将我拖到了这里。”

    这事情让林铮听着觉得有点儿耳熟啊!是了,土龙王格朗,不过格朗可要比萨拉托斯倒霉多了,不仅莫名其妙地被暗算,还被宰了,和格朗比起来,萨拉托斯的运气还算是好的了!难道说暗算萨拉托斯的家伙也是罗睺?但这说不通啊!暗算格朗是因为他想要掠取本源龙气,这暗算萨拉托斯是为什么?!

    自己一个人猜测,思路未免有些狭隘,于是林铮将关于罗睺的事情和萨拉托斯说了一下,这听完之后,萨拉托斯便沉吟了起来,而后摇头道:“应该不是罗睺,罗睺这个家伙我认识,他的暗杀之道,还是在观察阿林之后顿悟的!”

    “这个阿林是什么人物?观察他还能顿悟到东西?”林铮很是惊奇!

    萨拉托斯看了林铮一眼,说道:“刚才我就和你说了,我们是开天辟地之后所诞生的第一批生灵,我们的身体,也是世界法则具象化的体现,阿林是杀戮法则的具象化,如果能承受阿林带来的精神冲击,便可以从阿林身上体会到杀戮之道,而罗睺,正是在见到了阿林之后,才顿悟出暗杀之道,所以说,罗睺欠下了我们这一族一个大因果,对我们一族袖手旁观,就已经是他所能坐到的极限了,若是对我们这一族有什么不轨,那么这个因果,恐怕会让他直接跌落圣位,我想他绝对没这个胆子!”

    “嘿——你们这一族还真是神奇啊!”林铮惊诧地说道,居然只要看到他们就能领悟到世界法则,这种种族特性,和天书何其相似,这整个族群都是一本本活着的天书啊!“话说回来,你是什么法则啊?我怎么没有从你身上感觉到什么东西?!”

    虽然林铮把话题扯远了,但萨拉托斯还是很有耐心地说道:“我所代表的法则是恐惧与混乱,想要领悟这些法则还是有些难度的,需要在恐惧的疯狂中又保持一分清醒,而你,太清醒了!自然什么都感觉不到!”

    得!那还是算了,林铮可不想把自己折腾成疯子。摇了摇头,林铮这就说道:“按照你这么说的话,罗睺的可能性倒是可以排除,不过除了那个家伙,还会有谁呢?!要将你神不知鬼不觉地弄到这里,恐怕这实力绝对不会比罗睺差!再说了,那家伙无缘无故把你困在这里做什么?总得有个目的才是吧?!”

    “把我困在这里的目的,我想我还是有些眉目的!”在林铮惊诧的目光下,萨拉托斯说道:“当我们还没有去旧神之渊的时候,这个地方并没有从诸天神界被割裂出去,那时候,你们这一带的一些人类,掌握了一些召唤我们的秘术,有时候,我们会被召唤到战场上,参与到战争中,而我,恰好在一次规模浩大的战争中,被召唤到了这里,参与到了战争中!”

    “难道就因为这个?不是这么胡扯吧!?”

    萨拉托斯一阵摇头,“当然不是,我被禁锢在这里,很有可能只是因为倒霉而已,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个将我禁锢在这里的家伙,应该是为了你们人族的一件至宝!”

    “人族至宝?”林铮一脸茫然,怎么就扯上这种东西了,“什么东西?”

    “我也不清楚具体是什么,当时你们人族的人皇用那一件至宝发动了攻击,但后来因为遭到部下背叛偷袭,而陨落在战场上,那件至宝随之遁入大地,而之后,所有知情的人全部都战死在战场上,而我,也因为召唤时间到了而离开了战场,没有了我们这些目击者,恐怕谁也不知道人族的至宝去了什么地方!而现在看来,那个暗算我的家伙,肯定是从哪儿追溯到了人族至宝可能遗落的位置,在觊觎那件至宝,要知道,你们人族的至宝和你们一族的气运息息相关,一旦大地遭到巨大的浩劫,至宝必然会再次出现!”

    “所以那个王八蛋就打算把你关在这里,从而破坏这一片大地的气运,逼迫人族至宝出现?!”林铮咬牙切齿地说道。

    “虽然这只是我猜测的一种可能,不过我觉得吧……”

    “八成就是这样了!”这尼玛得有多薄凉的天性,才能做出来这种丧心病狂的决定,一旦红南、炎华、北斗,三个区域的地脉受损,必然会导致这三个区域的环境恶劣得难以生存,那时候得死多少人?!按照之前推断,那家伙的实力,必然达到了圣人层次,到了这种层次的人,难道连一点儿慈悲之心都没有吗?!就这种行为还能称之为“圣”?!

    呸!!林铮对着天就是一口唾沫,尼玛的,别让哥知道你是谁,不然非要让你尝尝湮灭黑晶的滋味不可!

    回过神来,林铮便望向萨拉托斯,“这锁链得怎么解决?!”

    “地脉的汇合之处就在地下,锁链缠绕在地脉上,将地脉之力强制吸收到我身上,将我和地脉同化,使我无法挣脱这条锁链的束缚!”

    “那只要解开缠绕在地脉上的锁链就行了把?!”

    “没错,不过,我不认为那锁链可以轻松解开!”

    “到底什么情况,总得见过了才知道!”不管怎么说,地脉的症结就在于被束缚在这里的萨拉托斯,林铮想要解决地脉的问题,就必须得把萨拉托斯从这里弄走才行。

    “你打算怎么下去?这里的岩层受到地脉之力的影响,可是相当的坚硬!”

    “坚硬而已,你猜耐不耐得住高温呢?!”说着,林铮身上便燃烧起熊熊的青莲冥火,随着林铮落到地面,地面立刻便快速地融化了起来,“我先去看看情况,可以的话,直接把问题解决了!”说话间,林铮整个人已经陷入了熔岩中,并不断地向下沉去。

    顺着那束缚萨拉托斯的锁链,林铮不断地下降,这地脉所在的位置,可真叫一个深,下降了好长一阵之后,林铮估摸着都已经到了昆仑的山底了,居然还往下,不过还好,在又下沉了数十米之后,林铮便感觉脚下一空,下一刻,林铮便置身在一个巨大的地下洞窟中。

    阵阵恐怖的咆哮声从林铮脚下响起,听到这声音,林铮猛地便朝脚下一看,顿时便是一阵惊呼,我勒个去!尼玛这被锁链捆着的肉块不会就是地脉吧?!具象化的地脉竟然长成这个德行,太恶心了吧!?

    等等!不对不对!这是忘了解除“对立的感官”带来的效果了,想到这,林铮赶紧便解除了自己身上的效果,果然,随着“对立的感官”效果消失,林铮视野中恶心的肉块变成了另一种模样。

    “吼——!!”一颗颗愤怒的龙头咆哮着,它们庞大的身躯被黑色的锁链死死地缠绕着,不论如何挣扎,始终无法挣断锁链对它们的束缚。

    难怪又叫做龙脉呢,敢情具象化的地脉就是龙形的。听着十几条龙的咆哮,林铮不由得感到一阵头大,尼玛啊!脑仁子都要被这些家伙给吵炸了!

    “拜托你们消停一下行不?!我这就把你们放开!”林铮苦着脸说道,不过很可惜,地脉虽然有一定的意志,但显然在这种情况下,根本就无法沟通!听得这些家伙依然咆哮不断,林铮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而后在自己耳边张开两个小型的结界,用来隔绝这要命的咆哮声,而后才开始琢磨着要怎么解开一圈圈粗壮的锁链。

    在一阵检查之后,林铮找到关键所在了,一把锁,非常大的一把铜锁,而且是有钥匙孔的那种!林铮盯着眼前的大锁一阵无语,这么大一个锁,他就是拿根棍子都能撬开,这种玩意儿真的是圣人留下的吗?!还是那个家伙以为,人族的开锁水平还停留在古老的年代?

    以防有诈,林铮还用一根长矛敲打了两下,结果大锁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得,看样子还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圣人,当下,林铮就这么将长矛朝钥匙孔里面一插,小心翼翼地注意钥匙孔里面的动静之后,只听“咔嚓”一声,这铜锁便给打开了。

    然而没等林铮脸上露出喜色,一道黄光便猛地从钥匙孔里面飞射了出来,直奔林铮的眉心射了过去!

    “叮——”地一声响起,八咫玉张开的防御壁出现在林铮面前,挡住了这射向林铮的黄光,没等林铮做出反击,那黄光便猛地向后一退,一下一分五,化成了五个全副武装的金甲天神。

    为首的天神手持画戟,要挂宝剑,眉心还有一只竖眼,要不是这家伙拿的是画戟而不是三尖两刃刀,林铮都要以为这是二郎神了!

    天神将手中的画戟朝地面一顿,“铛——”地一声,甚至压过了龙脉的咆哮,旋即抬起左手指着林铮一阵怒喝:“大胆贼子,竟敢擅闯圣人禁地,还不快束手就擒?!”

    这家伙叽里咕噜的在说些什么啊?!盯着一脸怒容的金甲天神,林铮不由抓了抓后脑勺,哦对了!忘记解除隔音结界,难怪听不到声音呢!算了,不用说也知道,这些家伙就是人家留在这里的后手,不管怎么样,他只要想解开眼前的锁链,就必须得干掉这几个家伙了,既然注定是敌人,还听他们废话干嘛?!走着!

    脚下一点,林铮猛地便向金甲天神展开了进攻,这金甲天神也没想到林铮这么不讲究,匆忙间,右手的画戟便挡在了身前,一下挡住了林铮斩过来的剑刃弓,然而下一刻,林铮的剑刃弓一分为二,右手提着潮汐剑便朝这厮捅了过去,虽然没捅到要害,但到底是在他身上戳了个洞。

    “杀了他!”天神首领抓住潮汐剑便是一声怒喝,顿时两侧的四名天神立刻向林铮发起了进攻,但才冲上前,这就惊叫着被揍飞了出去,一转眼,菲特和林铮的元神便已经出现在两侧,在击退了四名天神之后,菲特和元神立刻转身,在天神首领惊怒的目光下,挥起武器便朝他斩了过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