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 时空回廊

小说:最后的道族 作者:午木丰
    初来时陈夭认为,这里是混书自成的空间,但得到混书他明白,这里便是那奇异世界的外围,被称作时空走廊,而在那面光墙之后,便是奇异世界的核心。

    “时空回廊……从来没有听说过,但既然存在,怕是总有少数人知晓一些。”陈夭轻语,感觉身体还在继续消耗,这才发现生死两极阵图还没有关闭。

    心中一动,他干脆一些火的感悟融入火之符印,守望尤袭击蒙城那天,他对火焰有了不少领悟,直到这个时候才有机会将之灌入。

    很快,火之符印微亮,那水之符印就在其他的符印的帮助下对抗起来。

    “何时才能将它们全部注满?”陈夭叹了声,再次来到光墙前。

    唯有借助时空两印和混书的法门,才能穿过墙壁,到达那处核心。

    至于外围,若非他靠近混书,即便那两道残印再怎么完整都无法进入。

    他大量吞吸周围精气,将自身调节至全盛,将时空两印共同催动,那混书中相应的法门也运转起来。

    感觉像是身体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漏洞,精气无休止的宣泄,只是几个呼吸就消散一空。

    没有足够的精气支撑,两印消散,法门也停止。

    陈夭浑浑噩噩的倒在一边,发自本能的吸收着周围精气。

    不知过去多久,他清醒过来,看着前方的墙壁发颤。

    以他如今的境界,即便有周围精气的补充,也无法一次性提供足够的精气。

    “境界还不够,可这里的环境足够了。”他在周围略作布置,只是一道普通的聚灵阵,都能聚来晶亮如流水的精气,浓郁的芬芳沁人心脾,连心灵都是一片满足。

    他静下心来,盘坐在阵法中心,那些精气都被他猛烈的吸入体内。

    主能炉中,生命精髓越来越多,在某一刻分裂出一尊新的灵炉,他的境界跃入妙境九重,但他没有停下。

    时间在这里仿佛没有意义,在他的感觉中过去了一天多,有一尊灵炉出现。

    他仍然继续,两天后感受到一面屏障,在融合海量感悟的精气的冲击下,那面屏障坚持了五天终于破碎。

    上方苍穹未变,但有一股浩瀚的意志降临,像是长者、又像是智者,那看不见的存在注视着他。

    数年前,他曾在孤朗星见过他人突破至化境,也是这个意志,但与此刻的意志相比,那时的意志就像是一根发丝。

    在这奇异的空间,似乎天地意志强到了极点,可不知为何,他却没有丝毫的不适和窒息,反倒觉得温和,像是看到久远的亲人。

    恍惚中,他看到父亲了,也看到了身影模糊的母亲,他们似乎在呼唤什么,但他一个字都听不清楚。

    在父母身后,还有这大量的人,他们都是他的血脉先祖,每一个人都眼神温和,那共同汇聚起来的目光,如同一条温暖的洋河,从那不知多么遥远的地方卷来,一轻柔的洗礼他的身心。

    几个呼吸后,一切异象消失,唯有周围流淌如水的精气。

    原始祖神开天辟地而身陨,他残留的元神与天地融合,成了天地意志,非人非神亦非物,可不管他怎么变化,古道始三族都是他的血脉子孙。

    “有一种死亡是永生,有一种死亡是新的开始……”陈夭轻叹,他感受到身体的明显不同。

    在那人之光与地之光外,蕴含天之威严的光芒从身体中诞生,之前的两道光竟缓缓融入其中,不分彼此,似乎它们本就该如此。

    很快,三种光芒合而为一,一股秘力洗涤他的身体和元神。

    他感觉体内一股冲动在萌发,却屡屡被阻碍,他明白,那便是化境之后便能使用的血脉遁法,只可惜他拥有两种不同的血脉,如今还未完全合一,血脉遁法也不能使用。

    “必须要尽快将两种血脉融合!”陈夭心道。

    洗涤很快结束,他的跃升一个台阶,哪怕曾经的所有变化加起来都无法与之相比,而他的元神更是获得某种飞跃,那一直以来变化微小的元界,突然就在彩雾的核心出现一些闪耀的光点,似要诞生星辰。

    “莫非到了悟境,元界会出现星辰?”他将道玄释放出来,除了更加坚韧外,还有一种成长之意,似乎从现在开始,道玄又能开始增长。

    这些倒罢了,令陈夭心惊的是,道玄似乎蕴含了一些道的气息,仅仅是看着,就像是看到了他心中涌动的道。

    “道玄真与道果有关?”陈夭皱眉,正要继续吞噬精气,却发现周围精气像是有了主人,再也无法吸取。

    他摇头一叹,如今的他拥有二十一尊灵炉,每一尊都拥有这大量的生命精髓,与不久前相比,他的整体力量上升了数十倍。

    虽说只是化境一重,却也有信心面对很多化境二、三重的修士。

    想想至今走来的一步又一步,在很长时间里,化境就是难以逾越的高峰,只有用一些世所罕见的手段才能杀死。

    后来他进步了,踏入妙境,一些低等化境的威严已经无法威胁他,唯有那些高深之辈才仍具威胁。

    直到今天,他终于也成了化境修士。

    哪怕是源头世界,这也是绝大部分向往的境界。

    现在的他,终于不再惧怕化境威严,哪怕是那些化境顶峰的强者也无法在气势上将他压迫。

    长久以来的努力,终于给了他最大的一次回报,这是他踏入修行世界一来的一次巨变。

    从今天开始,他可以堂堂正正的面对很多曾经只有偷袭才能对付的敌手。

    像是接去身上阴沉的外衣,他也能像很多强者那样沐浴着源头世界灿烂的朝阳。

    很多时候都不用躲藏了,所谓的谨小慎微也能收敛不少,即便是行走在路上,也不在如之前那般担忧。

    能威胁到他的人随着他这一次进步,瞬间少了一大截。

    “只要将血脉丹再进一步,力量还能再增!”他握紧拳头,与同代那些站在顶峰的人差距越来越小了,然而在这里,即便到了化境也无法飞行。

    又一次来到墙壁前,时之印、空之印以及混书法门同时催动。

    只是几个呼吸,墙壁上开出一道旋涡入口。

    饶是他信心满满,这一刻也消耗甚剧,一身的力量耗去足有八成。

    “如此可怕!”他叹了一声,一跃钻了过去。

    更加精纯的精气扑面而来,随之而来还有宏大的声响和强大的压迫,不要说身体动一动,就是体内精气都无法流转。

    这一瞬间,他像是被封入琥珀的虫子,保持着前一刻的动作,唯有心灵运转无滞。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