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认怂的王黑驴

    二当家和手下喊口号,见其他人没反应,二当家又踹了王黑驴,喝道“跟你们说清楚了,许魁死了,被我们女大王给杀了!以后这山寨大当家就是我们女大王了。”

    王黑驴终于回过神来,怒吼道“该死的王八蛋,你在胡说八道。”

    二当家又踹了他一脚,“谁胡说八道?许魁那死人早就送到县衙去,不信你只管派人去打听。”

    听他誓言旦旦,王黑驴心儿一颤,瞪着眼珠喝道“混蛋!你这个混蛋!是不是你出卖大哥的!”

    二当家冷笑道“那种杀千刀的玩意儿,早该死了。”

    王黑驴怒吼一声,猛地翻身,一把扑住二当家,用没有受伤的左手就揍开了。

    “我先揍死你这个混蛋玩意,叫你胡说!叫你出卖大哥!”

    二当家一面拼命招架,一面大呼救命。

    好歹是自己的小弟,疏桐也不能看着他当众挨打,再说刚才还没来得及动手呢,有些遗憾,这下有借口了!

    其他山贼准备救人,还没行动,只觉得面前一阵清风掠过。就听到王黑驴惨叫着,被人一脚踢飞,重重的砸到二十米开外。

    二当家一朝脱困,立刻爬起来,“多谢女大王,救小的一命。”

    疏桐一脚把人踢飞,觉得不过瘾。

    砸砸嘴又走了过去,居高临下瞪着喘粗气的王黑驴。

    “听说山寨的规矩,谁的拳头大谁就可以当老大!怎么我干倒了许魁你不服气是不是?那你可以挑战我呀!”

    明明是个软萌可爱的小丫头,说起话来却是霸气十足。

    王黑驴心中郁闷,吐出一口鲜血,“你,你真的杀了老大!”

    疏桐翻个白眼,“你是耳朵聋还是傻啊!听不明白人家说什么吗?那许魁死了!”

    王黑驴觉得浑身的骨头都散架了,尤其是左侧腰部,先是疼的没有知觉,慢慢又开始发麻,最后就是有一万把刀子在割一般的疼。

    他的心却比身体更疼,更冷。

    虽然嘴上说不相信,可他的心里已经是相信了许魁死在这女娃手里的事实。

    这小姑娘看着弱不禁风,却有足够的能力杀人!

    刚才被她捏碎手腕,王黑驴还骗自己说是一时大意了,可挨了一脚,疼得他五脏六腑挪位,甚至吐血了,这个事实再也无法让他自欺欺人!

    这女娃儿诡异的身法先不说,就她这巨大的力气,自己就打不过,许魁死在她手里应该是真的!

    接受了这残酷的事实,王黑驴觉得天都要塌了,双眼无神的躺在地上。

    那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看的疏桐眉头直皱,又小小的踢了他一脚。

    虽然没用多大力气,王黑驴还是一阵呲牙,身上的伤处被牵动,更疼了。

    “喂,别装死,给句话,要不要起来挑战我啊?”

    王黑驴泪流满面,连许魁都被你打死了,自己哪来的能耐和你决斗,这不是找死吗!

    当山贼是刀口舔血,其实更怕死。

    “不!不!”

    他的声音有点低,二当家却得瑟的过来,又踢了他一下。

    “你小子给句痛快话,是归顺,还是挑战呀!”

    王黑驴看二当家得瑟的模样,恨不得跳起来打他。可目光落在他旁边,那软萌可爱的女娃身上,却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

    该死的家伙,又让他抱了一条更粗的大腿!

    挣扎了半天却起不来,只能趴在地上,垂着头。

    “归顺!我归顺!”

    疏桐还没听清楚,二当家已经得瑟的笑道“听见没有啊,王黑驴也认怂了!来,跟我一起喊,女大王威武!”

    王黑驴颤颤巍巍的举起拳头,跟他喊道“女大王威武!”

    他的手下个个也是鼻青脸肿,见老大一招认怂了,他们更是墙头草,立刻举着拳头,大吼起来。

    “女大王威武!”

    疏桐有些遗憾,说好的山贼呢?怎么和村里的人一样不禁打!

    算了!人家已经归顺了,再打也不好看。

    目光瞄向山顶,那上头不是还有好几百人吗,总有能打的。

    喊了一通口号,二当家神清气爽,又踹了王黑驴一脚,“行啦,别装死啦!既然归顺女大王,赶紧把你那私库交出来。”

    王黑驴一滞,这该死的唐必甜,又开始狐假虎威了。

    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打不过只能认怂!金银财宝没了还可以再抢,这性命若是没了,那就真没了。

    他几个手下过来把人扶起,王黑驴冲着疏桐赔笑道“女大王!请随小的进山寨,小的有东西孝敬您!”

    疏桐被他们簇拥进了山寨,到处看看才被王黑驴请到正堂坐下。

    这里是莲花山的前站,地势平坦算是一个小据点,真正的山寨是在山峰险峻处的崖顶。

    虽然是个前站,也有高大的寨墙,易守难攻,许魁把这个地方交给自己的心腹王黑驴管理。

    王黑驴算是个看大门的,却是个油水十足的地方。几年功夫给他搜刮了不少财宝。

    此刻,请疏桐进了正堂,坐在主位,这个位置平时王黑驴自己也不会轻易坐,那是留给大当家许魁的。

    现在许魁死了,女大王取代他的地位,王黑驴还没说话,二当家已经亲自引疏桐坐了,又狗腿的奉茶叫点心。

    见有吃喝的,疏桐也不急着走,反正山寨在那儿也跑不了。

    二当家喧宾夺主,王黑驴不敢言语,亲自去了后堂端了一匣子东西过来。

    “女大王!这些是小子平常的一点私房,孝敬您老人家。”

    疏桐斜眼看那匣子,描金嵌花的好像是女儿家的梳妆匣。

    二当家亲自打开,里头满满当当堆着各色珠宝首饰,果然是女孩子的梳妆盒。

    “我说王黑驴,你也太糊弄了吧?你经营这些年就这点东西,你糊弄谁呢!”二当家鼻孔朝天的,哼道。

    王黑驴气的要死,脸上却还是堆着笑容,他可不是怕这个花言巧语的“娘们”!

    “女大王!小的这里还有一些银票也请笑纳。”

    颤颤巍巍把怀里揣着一沓银票奉上,这是他以防万一带出来的,没想到二当家跳起来把话都堵到这了,他只能忍痛大出血。

    二当家一把抢过,数数,赔笑道“女大王,这是五百两银票!”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